富过九代的家族,堪比皇宫的城堡

从平遥坐车去灵石的王家大院,在煤烟弥漫雾霾笼罩的路上,戴着口罩眯着眼,想象着电影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里的场景,那是点亮了红灯笼的高墙深宅, 有三姨太尖锐高亢的吟唱,徊绕在大院上空。

初见王家大院的印象,却是一座城:高大的门楼,如同故宫一样高大的城墙,又似长城一般,依山坡绵延而起。城内层楼叠院,亭台楼阁错落,枯木参差,高家崖东大院,红门堡西大院,堪比一座前朝遗落的王城。

 【高家崖东大院】

修建于嘉庆元年(1796年)至嘉庆十六年(1811年)王家大院的入口处,就在东大院的东堡门。从圆拱门洞下的石板坡上去,院门前便是高大的照壁、上马石、旗杆石、石狮。可见当时主人家的排场,更证明了晋商“红顶商人”的传说。

  清康、乾、嘉,王氏家族受朝廷封官二品至五品达42人,朝廷授、封、赠各种大夫达101人。我们从东北部的小偏院“柏树院”看起,走进去,曲院通幽,院中有院,门内有门,窑顶有窑,这是北方传统的三进四合院,有正院、偏院、套院、穿心院、跨院。分别是堂屋、客厅、厢房、绣楼、过厅、书院、厨房,院内因地而异,修有甬道、幽径、护栏、高墙、露台,在柏树院的西侧,开了个圆拱偏门,与相邻的另一座三进四合院连接。想当年,家族兄弟各自居住,又不失往来。主院西南角的大偏院是由两座花园式庭院组成的,主人闲时呼朋唤友,享天伦之乐处。主院正北的后院是由一排13孔窑洞组成分隔为四个小院的护堡院,为家丁下人所住之处。除了如今的入口东堡门,还有通往村中五里后街的南堡门,东北角的北堡门,而出了西堡门,一条青石小道通往红门堡西大院。

【红门堡西大院】

修建于乾隆四年(1739年)至乾隆五十八年(1793年)远望西大院,瞬间画风突变。如果说东大院,是半官半民的大宅门。那么,高大护城墙围拱的西大院,就像是古时战乱突起,被仓促遗弃的一座王宫。我们从城中主街龙鳞街东北角登上堡墙,在城墙最高处俯瞰,主街将城内划为东、西两大区,东西方向有三条横巷。横巷把宅院分为南北四排,从下往上数,分别叫底甲、二甲、三甲、顶甲。

龙鳞街和三条横巷相交,恰是一个“王”字。城墙东西北两端,各有更楼一座,应是防范匪盗火患的瞭望哨。沿180米长城墙往下,即西大院正门,一方刻有“恒祯堡”的青石牌匾,镶嵌在高大的堡门正中央,因堡门为红色,固称西大院为“红门堡”。

站在城楼上,城内建筑以龙鳞街为轴心,东西对称分布88座院落,均为一正房两厢房的二进院, 窑洞两层叠加,或二层为阁楼,各院布局风格大同小异,放眼往去,重楼叠宇,蔚为壮观。

高家崖和红门堡的正门前,都砌有高大的雕花照壁,大院内建筑上的石雕、砖雕、木雕,雕以花鸟虫鱼、历史故事、山水风物,以象征、隐喻、谐音等手法,寄予了祈福、儒道、神佛、家风教化的寓意,分布于墙基、柱础、斗拱、雀替、额枋之上,以及各院落门楣廊柱上的楹联匾额,可谓是汉民居民俗文化的建筑艺术展示。

古话说“富不过九代”,

用以说创业不易,守业传承更难,王氏家族却打破了这个魔咒。王氏先祖自元仁宗皇庆年间(1312年-1313年),迁居灵石静升村,务农经商,再由商入官,以官护商,历经明、清,至康熙、乾隆朝,王氏家族鼎盛时,办义学,修义仓,造桥筑路,赈灾济贫,修建了有“民间故宫”之称的王家大院。

王氏十六世祖王廷章借用宋贤给后人留下家训:“凡语必忠信,凡行必笃敬。饮食必慎节,字画必楷正。 容貌必端正,衣冠必肃整。步履必安详,居处必正静。作事必谋始,出言必顾行。常德必固持,然诺必重应。见善如己出,见恶如己病。凡此十四者,我皆来深省。书此当坐隅,朝夕视为警。”

王家把家规家训镶嵌在居住建筑物上,后人可随时吟咏;或雕刻在砖木石面上,家人举目可见。比如“红门堡”门花板上,雕刻有:“天地无私,为善自然获福;圣贤有教,修身可以齐家”让子孙耳闻目染,时刻铭记,这才是王家“富过九代”的秘诀吧!

 

 

[责任编辑: 连娜 ]

相关新闻: